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魂
[五河杯文学奖征文选登]雨中青花
发布时间:2019-07-01 14:53:04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傅玉丽

并非一场新雨,让一切新鲜、透亮、雅致,散发出一股青花的韵味儿。

器成天下走的陶瓷,千年前让古镇名誉天下,成为中国文化传播的使者。只是,曾几何时,一声?“草鞋码头”,道出古镇的荣耀与沧桑。小巧玲珑、三面青山一面水的古镇,因为生态、环境的影响,让人们在为其陶瓷艺术惊叹之时,不免生出丝丝忧伤和遗憾。

“城市修补、生态修复”还古镇以中国、以世界独有的瓷韵之味。短短两年多时间,在昌江河两岸投下的一把激情之火,熊熊燃烧之际,辅以古朴与现代、历史与文化、环保与建设相融之釉色,一举烧出了新时代变革中千年瓷都的一场窑变,令人惊艳、感叹。

昌江河穿越千年时光汩汩流来,将古镇一分为二,玉带般流经古镇。它如同古镇的眸子,从此处四望而去,这种感觉特别强烈。依河建窑、沿窑建市,当年匠从八方来,挤满了狭小的古镇,里面五脏俱全,挤挤挨挨,有破旧沉寂之感。而现在,一江两岸,老城区与新城区分割明确。这边沿着河边上散步,穿过中渡口,便恍入古意连连的电影之中:饭铺、旅店、会馆、戏台……建筑崭新,却呈明清时期的式样,古朴典雅,俨然一幅活生生的古镇陶瓷人的生活画卷。与这条御窑景巷一样,108条小弄堂、400多条背街小巷……各种线路横平竖直,天上蛛网难觅、脚下垃圾遁形,老城区窑砖墙、窑砖房、石板路依旧。一些消失的弄堂还恢复重建,再小的弄堂也挂上了醒目的名字。更惊讶的是,所有的弄堂里面都建了小型现代化厕所,有人管理、非常干净……

相反,缓缓走在两边由瓷砖建成的弄堂里,雨中青石板上传来脚步的回响,清脆而空灵,仿若走在千年前的时光里。此时,若正好一滴雨水自屋檐轻轻滑落,珠圆玉润、清冽悠然,一如面对青花瓷般,顿时忘却红尘纷扰,如入悠悠禅境。

釉色清亮、干净的青花瓷,来自泥土,却高洁脱俗、纤尘不染:凝视昌江河以东老城区,无论望向何处,瓷砖建的小弄堂、不再冒烟的老烟囱和老厂房……与古镇150多座古窑一样,都依原样保留或修补了,有种深深的清新的古意。“双城和三陶一区”的更新,为喧嚣的古镇深情地注入了一份静默、一份回味,让来者不由得放慢脚步,心儿轻轻坠入对一座陶瓷之城深邃历史的品味之中,难以自拔。

由瓷而生,因瓷而变,古镇故事太多,哪一个不是与陶瓷有关?如果离开陶瓷,古镇不就失去了灵魂?古镇深谙自己迥异于别处的秘密,他们将陶瓷特色放在了首位。只是,虽然此时的陶瓷,已与往昔完全不同:陶瓷文化保护、传承、创新、发展……陶瓷产业体系的建立,成为其中最重要的烧制配方。如此,老城区和新城区、河东河西便成为古镇旧与新、古代与现代并列的并蒂之莲。

轻轻投眼于昌江河以西城区,一座全新的城市正拔地而起: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高铁站的建立、现代城区功能的完善与兴建……都在上演着古镇现代的速度和激情。

听说当时,古镇周围山脉整治白化,农村拆除“空心房”和违章建筑的数量超过此前十多年的总和,清理垃圾、疏浚河道、清洁水域不可计数……真如同揉泥样耐心、用力,拉坯般上心、细致,浓淡出毫端,不光是大街,更倾心于边边角角:拆墙透绿、兴建公园、打通断头路、开展城乡环境整治,加强森林和水质的保护……那把火在古镇燎原。“昌江水清鸟先知”,河面之上白鹭轻盈的身姿时而飞过,数不清的秋沙鸭忽而伸出脑袋四顾,忽而又钻入水中,搅动着一河清清春水的微笑。

除了这条古镇的生命之河,昌江河的水脉所到之处,“三河六山”(南河、西河、东河,凤凰山、五龙山、龙塘山、旸府山、石埭山、南山)之上,这把火一直在摇曳生姿。那份张扬源自对古镇的疼爱、珍惜,更源自一份来自远古的自信:一条河曾让古镇生动无比,成为青花输出与世界相连的通道。此刻,要再让这条河风光沿河逶迤而至。因为,在一片清澈、纯净中,两岸的旖旎、水下闪亮的瓷片和眼前的古镇,完全可以引人沉思而回味、沉潜,令人咀嚼不已。

这不?耳旁隐隐传来开船的声音、送货的吆喝声、马蹄的得得声……人太多,瓷太娇,催太急,不喊着行走真不行。昌江河边草鞋码头的繁忙仿佛就在眼前。定睛望去,那重建的三闾庙码头边,似乎还依稀能望见三闾大夫的飘然身影。

而顺河向浮梁而去,转折处突见江中矗立三块巨石,阵阵洁白的浪花不断亲吻着它们。听过这儿被称之为“宝石”,当时感觉垃圾成堆,破烂不堪。此时望去:弯弯的麻石小道镶嵌在绿色的草坪之间、一座临江的古色亭台似在迎接着来往的客人……此处原为陶瓷原料以及官员和商人的登岸之处。或许,诗人白居易《琵琶行》中写到的“前月浮梁买茶去”的商人也经过了那里呢!眼前换了新颜的古码头舟船已远,商贾难寻,可河水汩汩依旧、浪花纷纷如昨,似乎那份等待、期盼与热闹,仍在亭台之上飘动。

“双创双修”之火,还围绕着古镇,从小弄堂到大围墙,烧出古镇一种整体的格局:原来古镇没有围墙,现在高速路口东大门为清代徽派建筑风格、西大门是宋代风格、南大门是民国工业建筑风格、北大门则为重檐仿古的唐代风格。古色古香大门的相迎,让人第一眼便能看到历史在此的凝固、呈现,似乎一下就穿越了时空,感受到古镇的款款情谊。待进得镇来,如入梦境,心也静了、脚也轻了。

这把火带来的两年多的变化,真是一时难以尽述。而最值得一提的是,曾经这里是世界制瓷中心。陶瓷,这把世界识别中国、识别古镇的钥匙,再次被照亮——对于曾经为古镇现代陶瓷业作出贡献的历史,古镇在进行产业保护和发展时,从来没有忘记。

美术馆、博物馆、陶瓷展览橱窗……高耸入云的烟囱、旧时红砖的墙体、宽大的陶瓷工厂厂房……跨时空、跨行业混搭组合在一起,这座叫“陶溪川陶瓷创意园区”的建筑区域内,大学生们摆出自己的陶瓷作品,如果愿意,还可到3D科技园过一把玩泥之乐……旅游观光、休闲娱乐、陶瓷欣赏与制作,每每入夜,灯光璀璨,人影幢幢,散发出一种迷离而梦幻的现代气息。真难以相信,这里曾经是废旧的老陶瓷厂厂房。

这时,忽见一束青草从旧时的暗红砖墙缝中长出,竟然还在那儿葳蕤着,再见后面衬托着工厂从前生产的标语、烟囱、窑炉……蓦然之间,感到一股强烈生机的穿越,体会到对曾经为古镇现代陶瓷建设付出过心血的这些老厂的利用改造苦心,譬如园内“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巨大窑炉依然保留着当年的身姿,一件件当年工厂的物品、展现着厂子昔日生产的情景。而馆内的巨型屏幕上,一张张陶瓷工人的照片,不时翻过,一遍又一遍。他们是那么年轻,充满朝气,似在与人交流,一时让人有流泪之感。

这座位于园区中心位置的博物馆,有实物有录音有录像,还有照片。虽静默,却似乎还在燃烧,并未沉睡,它为古镇陶瓷现代工业流逝的岁月,保留下一份珍贵的回忆,这难道不是对古镇现代陶瓷工业荣光的一种尊重和缅怀?!在古代,这里以陶瓷蜚声海内外;在现代,这里是最重要的陶瓷生产基地。到了今天,这里已成为最具现代性的陶瓷创意基地。

天时地利人和,烧制陶瓷离不了。如果说古镇此前多次的修整,还只是复烧,那么,作为国家第二批、江西第一个“双创双修”城市,这次则以瓷为核,以史为样,以魂的坚守、情的再造,将文化气息和环境冶炼相连,以环境和文化的牵手、用历史与未来的联姻,让生态改善与文化挖掘比翼齐飞,呼唤出陶瓷历史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创新、发展,才让这次窑变既着色深沉,又轻灵无比,从里到外融成了一股青花般清亮、别样的釉色。

釉色闪亮,让古镇既得洁白、纯净之身,又得深邃、高古之魂,不仅为美妙的式样和纹理,更呼唤出文化的探寻和满足,产生了惊妙绝伦的窑变——不仅洁净爽气,山清水秀,而且从陶瓷生产之城蜕变为瓷韵之城,散发着慑人的气息。

想到经过的海慧公园,原来门前挤满了各种摊位,设施陈旧、几近废弃。现在,绿草茵茵,修竹合围,两座前后相依的装饰门楼边还种上了三棵高大的树木;园内与街边相邻部分修出坡面,植上了矮小的树木和花草,还利用其下空间建起了停车场。冬天为了保护好门前的几棵大树,用薄膜包裹起来,而沿街坡面的小树木与花草间都钉上了木桩,冬天拉上薄膜,像盖上了一床被子。坡面下水泥墙体上描绘了各种抽象的图画,艺术感十足,而里面已变成了城内的森林公园之一。

官庄菜场,原来是人未至,便嗅得一股说不出的气味,地面破烂、肮脏,不小心就溅上一身污泥,而现在,那里已变为三层的室内菜场,摊位分类、井然有序,上下有电梯、每层都设有公平秤。地面留有一片宽阔的停车场。按着路线指引,车子可围着菜场转一圈出入。“在里面卖菜,再也不怕冷着热着了”,一位摊贩对我说。这里实行的标准化管理,成为古镇第一座现代化农贸市场。而这样的市场,已在四处兴建。

这一把窑火,真如景德镇人自己所言,“把草鞋码头变成了宝石码头”。古镇不仅拥有了秀丽端庄的容颜、更拥有了青花般恬静悠远的气质,水土不再仅为宜陶,而是宜居、宜商、宜游、宜学……

此时,环视四周,古镇周围绿色无边的山峦,雾气弥漫,与城内的盎然绿意、深深古意深情呼应——让这座浑身故事,精致、古老而现代的小巧城市,有了立体而质感的曼妙。一时间,春雨中的古窑、夏夜的陶溪川、秋天的三宝、冬天的瓷谷……古朴和现代之感缠绵交织、渗透辉映,款款而至、四时皆美。

在植物中没找到青花,或许青花本不是花。可是,烟雨朦胧中,在景德镇——一朵青花却分明在雨中盛开,纯净、高雅、清新、润泽、幽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