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魂
[五河杯文学奖征文选登]大江奔流
发布时间:2019-07-01 14:51:04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秦璐

火车朝南开,从秦岭的28个山洞里钻出来,就驶进一片绿,看这绿,会想起艾青的诗:“到哪儿去找这么多的绿:墨绿、浅绿、嫩绿、翠绿、淡绿、粉绿……刮的风是绿的,下的雨是绿的,流的水是绿的,阳光也是绿的……”越来越绿。到了浓得化不开的那片绿中,走下来,就是江西。

星分翼轸,地接衡庐,3700多条大小河流,襟三江而带五湖。

江水煎一道浮梁的清茶,氤氲了万里的丝路;江水洗一程豫章的桑麻,织就了千年的繁华;江水和高岭之土,揉、捏、盘、绘一番,火中一淬,到哪里,都认得它来自中华。

这个本就因江得名的地方,与江、与水有着道不尽的渊源。缘江而行,上下求索。那么,便让这奔流不息的江河讲述她们不息奔流的故事吧!

赣南?赣州?寻乌

赣南南端,有寻乌。

寻乌之水,是“贡、韩、东”三江之源。

天上的云雨,地底的深流,化一泓桠髻钵山清泉,不绝涌出,蜿蜒而下。

这泉不仅是寻乌32万百姓的唯一水源地,更是香港及河源、惠州、东莞、深圳、广州等城市4000多万居民的重要水源。

东江边传唱着一首歌,“清清的东江水,日夜向南流,流进深圳,流进港九……你是祖国引出的泉,你是同胞酿成的美酒,一醉几千秋……”

歌中的故事发生在1963年。那年,本就三面环海淡水奇缺的香港,遭60年一遇的大旱,350万港人口焦心苦,20多万人逃离家园。全港建筑进度减低40%,工业损失过亿元。

闻讯,周恩来总理指示:拨3800万元专款,建东深供水工程!数以万计的工人开山劈岭,硬是让东江倒流83公里,为港九同胞送去祖国的清水。

1965年,东深供水工程正式供水,香港缺水窘境得解。“一定要保护好东江源头水”!周总理的11个亲笔大字,深深凿在东江源边的巨石之上,更凿在了老表们的心头。这一护,就是54年。

像呵护自己的眼珠子一样,护着这一汪清泉,送它一路淌去,流成河,汇成江。眼见它浇灌出珠三角的繁华兴旺,也滋润出东方之珠的熠熠光华,心中快意无比。

可回望家乡,老表们却感慨万千。

水好自不待说,山也格外的好。地上种得出国内最香甜的脐橙,地下矿产多、矿床大、矿品高、埋藏浅,仅是工业“黄金”稀土矿的远景储量,就达150万吨以上。寻乌地上、地下全是宝。

谁不想朝好日子奔?可与山水为伴的寻乌老表们明白,唯有草木繁茂、森林郁莽的山,才能拥云纳雨,涵养出源源不断、质地纯粹的泉,才会衍息成奔流绵延、泽被苍生的江河。

开发还是保护?寻乌人用最实在的行动给出了答案。

故土难离,为了东江源,离!

家业难舍,为了东江源,舍!

封山、育林、退果、关矿、移民……

一句句简短的话语背后,是世代“靠山吃山”的老表们,对封山区域连一棵笋都不挖的自觉;是“一棵脐橙树,抵得三口猪”的丰产果园中,种植大户带头砍掉自家上百亩橙树扬起的手臂;是安土重迁的乡民为保护水源放弃故土、一步三回首的不舍;是本就吃紧的县财政挤出的“退果还林”补偿;是近10年来,当地政府对270余个、总投资近40亿元不合环保要求项目摆出的“冷面孔”;是这个有发家致富“本钱”的山区县头上,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帽子……是“退果还林”后,改种上的阔叶林和小山竹;是森林覆盖率由1979年的45%提高到现在的79.5%,核心保护区甚至达到97%;是东江源稳定在国家Ⅱ类标准的良好水质……

许多下游的人们像寻觅根脉一样寻到这里,看着这一切,心里、眼里,涌过暖意,又,涌起潮意。

2016年,龙应台在香港大学一场演讲中问到在座者的启蒙歌曲时,不约而同地,《我的祖国》歌声响起:“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深情歌声里,2017年,以“成本共担、效益共享、合作共治”原则,以流域跨省界断面水质考核为依据,江西-广东东江跨流域生态保护补偿试点正式启动,国家及两省对东江源补偿资金将达5亿元,中央财政安排4亿元奖补资金。这,是大国生态治理特有难题的有效解决办法,也是被滋养了54年的人们对源头的感恩“反哺”。

悠扬歌声中,东江水,从江西潺潺溪涧中奔流而出,化作源区生态旅游、生态农业、林下经济的茁茁生长,化作港人厨房里钟爱的汤水,化作天星小轮上手捧的奶茶,更幻化出维多利亚港的霓虹绚烂、似锦繁华。

东江源,不舍日夜,一路奔流。

赣中偏北?南昌?裘家洲

哪怕在南昌本地,裘家洲之名也并不为人周知,但若提八一大桥下沙洲,便几乎无人不晓了。

南昌自古有“七门九洲十八坡,三湖五津通赣鄱”的说法,时光和江水的冲刷下,“九洲”只余裘家洲。

新老城间,赣江穿城而过,江水被洲一分为三。千百年来,洲头迎来无数舟楫,送走不绝逆旅,养纳岳飞代代后裔,搭起迎接孙中山的遥遥长亭,纵使朝更代迭,这片燃过太平天国西征军、国民党北伐军、冈村宁次为首的侵华日军熊熊战火的长洲,依稀尚有千百年前王勃吟诵的景致。

水中这平和温柔的所在,成为许多临江而生心绪的安放处。很多年里,关于它的讨论常在江边响起。孩子们说:在上面放风筝、写生该有多好。老人们讲:若能去垂钓,会有多妙。水上公安认为:洲上建集中管理的浴场,定会扼制溺水悲剧的发生。专家们表示:应结合沙洲历史文化底蕴,开发人文旅游景点,做足“水”文章……

人们的热议与期待既出于对此洲的喜爱,也因看到长江沿线诸多城市都在开发或规划开发江心洲,例如长沙,例如武汉。许多人发现,此洲与橘子洲惊人相似,更由此笃定,裘家洲前景美好。

但前些年,大家发现,裘家洲“病了”。

水利专家告诉我,10年来,此洲面积锐减20余万平方米,洲边沙土一崩再崩,非法采砂,就是主因。

本就有“建筑黄金”之号的砂石,随城镇化建设加快,愈发成了“香饽饽”。尽管相关部门始终高压打击,但一些不法之徒仍把目光投向赣江。魑魅魍魉像吸血虫一样四处游弋,鬼鬼祟祟地将丑陋粗大的长管恶狠狠地插入河床,泥砂惊恐地翻涌,吸砂管中浆水喷出,虽浑黄却予人一种重伤后鲜血淋漓的触目惊心。

不独裘家洲,滩地、护岸、堤防、航闸、泵站、植被、动物、人……整条赣江伤痕累累,整个生态系统饱受其害。

看着憔悴的沙洲,众人摇头声黯。就在人们几乎已将夙愿化作无奈喟叹时,不知哪天起,它变了!

没有再继续消瘦,洲上随时节悄然变换着装扮,菜花黄,草地青,蓼子粉。绵延的花草在泠泠碧波衬托中,煞是好看。

这一切的发生,何来?

来自一晚晚水利工作者在赣江边暗访的身影;来自江西首个水政监管信息化平台,一夜夜让盗采船无所遁形的红外摄像监控;来自无人机的一轮轮拍照取证;来自执法人员的一次次火速出警;来自赣江边,那一条条被切成废铁的盗砂船……

听说,这片长洲真的要开发了!

芦苇、荷花等湿地植物会将它装点,白鹭、灰鹤、野鸭会次第到来,“帝子长洲、鹤汀凫渚”的美景中,溜索、垂钓池、观鸟屋、水上跳板、露营地会一一建成。

也许洲上会建起岳飞、方志敏的雕像,也许洲上会恢复“迎孙亭”的旧观,也许洲上历次大战的遗迹会被觅得,也许北伐军的战场会竖起纪念碑……裘家洲,又一次拥有了无数的可能。

奔流不息的江水边,再次生出无限期许。

赣北?九江?吴城

赣北有镇,名吴城。

都说“落叶知秋”,但在吴城,并非如此。

这个四面环水的古镇,外出多藉舟楫,唯至枯水期,鄱阳湖水位下降,镇畔大湖池水落滩出,吴城与外界间的唯一陆路露出水面,附近湖区广袤的湿地草洲上,北归鸟群出现,吴城之秋才算正式拉开序幕。

没人能说清,这种迁徙是何时开始的;更没人能完整解释,这种迁徙是如何代传的。

只知时节号令一到,一年一度的盛大归来势不可挡。不计其数的候鸟,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蒙古、日本、朝鲜以及中国东北、西北等地集结飞起,成千上万次的挥翼,夜以继日的追寻,湖水终于迎来了成片飞翔的精灵。

到了!

如同娇儿寻到了久违的母亲,看不清是鸟儿先扑向湖水,还是湖水先拥住了鸟群,只嗅到两者融会瞬间释放出的浓郁欢愉。这种欢愉,在抵达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喷发翻涌,耳边不断回荡着羽翼击穿空气后对湖水的亲昵拍打,湖上、岸边、草里、田间,忽然满是鸟影。

“鄱湖鸟,知多少?飞时遮尽云和月,落时不见湖边草”,数十万鸟儿的踵至,使吴城的秋乃至冬,不仅毫无肃杀,还盈溢出勃勃的生机。看不够的漫湖鸟影中,最叫我挪不开目光的,是白鹤。

“精含丹而星曜,顶凝紫而烟华。惊身蓬集,矫翅雪飞”是它们的美貌,“引员吭之纤婉,终宛转而龙跃”是它们的姿采,“饥不啄腐鼠,渴不饮盗泉”是它们的风骨。贞姿自耿介的它们,在一众杂鸟翩翾中尤显拔群。

可偏偏它们,是世界极危物种。是什么,把这潇洒飘逸,叫人折心不已的生灵逼到几近灭顶的绝境?

是“迷魂阵”、“绝户网”和炸药;是滥伐林木,滥建厂房,偷排滥排;是水质污染、鱼虾减少、湿地萎缩……种种河山不能承受之殇,重重压下,不止白鹤,所有依水而长的生灵都战战兢兢。

生物专家来了,他们说:“美丽的动物更易引发关注,比如大熊猫、金丝猴、江豚,比如白鹤,但在整个生态中起的警示作用,才是它们被重视的根本原因。”若生态环境的恶化是梦魇与苦果的话,那么它狰狞的种子,早在第一只白鹤悲鸣于九皋、声闻于天的那刻,便已种下。

一滴水珠、一棵水草、一只鱼虾、一羽候鸟……用它们最温柔、最缄默的逼问,将人们再一次逼到“发展还是保护”的自省中,而答案越发明晰。

“河长”们来了,他们排查每一处污染的源头;义工们来了,他们拾起自然中的肮脏;渔民们来了,他们响应了休渔的号召,加入护鸟队伍;可爱的孩子们来了,他们问,湖中精灵,你们还好吗?

浩渺彭泽,不言不语,但开渔后更肥的鱼儿、更多的江豚、更大的鸟群、更美的湿地在倾诉,倾诉着它们对立身于山、水、林、田、湖、草间,那一个个人们,最大,最大的感激。

大江,日夜奔流。流过山川、乡关、小桥、屋舍,流出沃野、良田、家国、故园,流出杜鹃红、青花蓝、香樟绿、马蹄金……

山、水、林、田、湖、草,一个生命共同体。两岸红色热土上的儿女们,传颂着这句话,目送大江日夜奔流。

看江边,四时花香,无山不绿;看江中,有水皆清,鱼翔浅底;看江上,处处晏然,万壑鸟鸣;看一湖最清的水被送进长江,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

看,大江奔流,一幅百里长江“最美岸线”画卷,正在江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