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我家的“文人”
发布时间:2019-07-25 11:20:14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杨小慧

又是雨天,这样的天气不免让我想起你我的初见。

那年的雨也是这样地缠绵,我在我姑姑家看到你,我问你是做啥工作的,你说“水文”,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水文”,可能是我一看到帅哥就犯花痴,我竟然理解成了“文人”。

是呵,你当时留着一头自然卷的长头发(你说你半年没进城),瘦高,八字须,脸部轮廓国标,拖地喇叭裤,其实除了皮肤黑得有点不像“文人”,看上去是有那么点艺术家的味道。

当时,你费了老大的劲给我讲水文工作的性质,我也不知道自己明白了没有,怕你尴尬,便顺嘴问了你是什么工种,你用家乡话回答说:“测工”(贼公),我觉得你真贫得可爱,就想着,有空去你工作的地方好好瞧瞧。

你当时就知道“好啊,好啊”,接着“哈哈哈”地傻笑……

“石上水文站”,有着俯瞰赣江的最佳视野,三月的白菜花已经开得像油菜花,草长莺飞的站房像一个别致的农家小院。

撑一把小花伞,我陪你去看“水位”,水面上微微泛起的波浪,轻轻地拍打在一排红白相间的“水尺”上,不远处的渔船,渔翁收拢的网里有鱼儿在扑腾跳跃,真有烟村三月“苍山无墨千秋画,赣江无弦万古琴”的意境。

1980年代末,电话还是个稀少的东西,办公室里,手摇式的电话要先摇总机再转,我好奇地看你报阿拉伯数字,像电影里的“特工”发报那样报水位:栋幺两三四? 五六拐八九……

“自记水位计井” 如小桥般延伸出去,像一个亲水平台,走上平台恰有成对的燕子飞过,它们在空中悠然翱翔,姑娘大嫂们在河水里清洗衣服,孩童小狗在沙滩上打滚玩耍,欢声笑语远远传来,不经意间就和周围的水岸汀融为一体。

石上水文站 ,咫尺繁华,却又避世清幽。那时的我,是个可以矫情的拿爱情当饭吃的人,处在情饮水饱的年龄,生活简化成一张白纸,我们一刻也不想分开,你成为我心头明灿灿的日光,我每天都陪你去上班,像皇帝身边的小宫女,目光随着你的身影流转。

童心未泯的我,天气好的时候会跟着你们去测流,那个时候是索道测流,测流的木船在跨河索下面飘飘荡荡,在河中间,木船不真实得像玩具(怪不得要穿救生衣上船)。

柔和的阳光洒在你和同事们身上,你们拉放“流速仪铅鱼”的背景,就能定格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雨声依旧,像在叙述我们悠长的故事,我们从认识到相爱到结婚,那个时候,你可是真穷,求婚都没有戒指和玫瑰。现在想想,当时嫁得可真是有点亏了啊。

我知道女人容易感动也是一种不矜持。我们偎依在船头,船儿荡漾,那夜的月光如水,哗哗地流下来。我就那样看着你,不说话,其实心里早已漾出一圈又一圈幸福的涟漪……

新婚燕尔的我们一起做饭、吃饭,然后去河边散步。我们两个,十指相扣,好像全世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可以像麻雀一样一整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们可以吹一整天的河风,听一整天的水浪,看一整天螃蟹走路,从日出到日暮。

大雪纷飞的时候,我喜欢把头缩在围巾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河边的雪地里乱走,将棉鞋踩在未经踩踏的新雪上,而你又用你的大脚丫覆盖我的脚印,那时候我就在想,我要跟你这样走一辈子。

后来,水文站迁了位置,改名叫樟树水文站。貌似风花雪月的后面,仍然是单调、繁琐的工作和出不得半点差错的生活。

工作的艰辛只有水文人自己知道,就说那些测量资料,从小对数字不敏感的我,看到你们厚厚的数据就犯困。

水文人的工作不按常规出牌,水位捉迷藏一般时高时低,特别是洪峰的到来也不会随人心意,起早摸黑是常有的事。那个年代,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常常早晨起来,枕边只有你的留言:早安老婆,等我回来吃早饭……

有时,晨雾袅袅,我还在温暖的被窝里,你们就已经工作归来。

我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夜,宁静且无聊,漫长的黑夜只能听水浪一声又一声地长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水文工作除了单调枯燥,还累,汛期累得跟猴子一样,常常见你们把太阳由微斜的艳丽熬至焦糊的夜色。

大水期,超警戒线,河水也不善解人意,温顺可人的外表下暗藏凶险。太阳热辣辣地晒在你们身上,阳光也不再迷人,身边的风景再也不是风景……

汛情就是军情,碰到水位创历史新高,你们就像战士一样每天监测在工作岗位上,连续作业几天不停不歇、不睡觉都是常有的事。

隔行如隔山,外行都说水文工作轻松,而真实的他们却是没有节假日,没有双休日。其实生活里哪有什么安逸,哪有什么浪漫,那都是有人在为我们负重前行。

“为人民服务”,水文人随时待命,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提供最大的安全保障,说实话,我喜欢他们工作中炝出来的那股子镬气。

岁月静好,在我为五斗米折腰的这些年,水文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在是“鸟枪换炮”,木船换成了快艇,也不要用笨笨的“铅鱼”了,现在ADCP测流仪,工作时间缩短,也没那么辛苦了。

四季更迭,一切都在悄悄改变,回眸往昔,唯一不变的,是每个水文测站,都有一排水尺,像一个个水文人,抚动着永不停息的河水,站成一面面永恒的旗帜,这大概就是水文人最真实的画面。

分享到: